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LO阿龙

微信:longhezhichun

 
 
 

日志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2014-08-01 01:46:5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阿龙7月22日中午离开石老人浴场,没有像传说的那样去崂山,而是开车往相反的方向去了。先是沿海口路往西开了一段,犹犹豫豫想拐去东海路,最后还是别别扭扭开上了香港东路。上东海路的目的是去八大关,而沿香港东路至香港中路则可至书城。不是去书城的念头压倒了八大关,而是每次来青岛习惯性路线选择战胜了冒险,当然,对于我,书城永远是闪闪发光的老太太站在路边挥舞花手绢,构成魅惑。


行至青岛大学门前,忽然又有新想法。不坚决可致善变,善变在无结果前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那产生的新想法是:为什么不就地走走呢?这可是著名的浮山前校区啊。于是靠右急刹,正好停在青大路旁。站在青大路的斜坡仰望浮山,浮山青翠,状如绸缎,老太太的花手绢也就抛到脑后了。


查看地形、记住道路是我的长项,以免迷路拨打110,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只要你麻烦政府,政府就让你麻烦。没错,青大路把青岛大学一分为二,西边为西校区,东边为东校区。东校区往东走一会,又有一条通往浮山的路叫青大一路,此路将中国海洋大学浮山校区和青岛大学东区隔开,社会闲杂人等均可在青大路和青大一路出入。


我自然选择沿青大路往上,也就是往北上浮山,左扭头和右摆尾都可观赏校园景致,看到那些校园美景,感觉好像自己从没进过校园读书,一个时代的悲愤让我的血压陡然升高了一个水银柱,记忆像破抹布悬挂在潮湿的空气中,滴滴答答往下落……大约走了一刻钟光景,青大路汇入宁德路,宁德路继承青大路遗志,继续往北不远转大弯也就是向右或者说往东而去,再与东侧的青大一路交汇。于是,香港东路、青大路、宁德路、青大一路形成闭环,这种闭环结构现今正是微营销讲师团极力吹捧和推崇的,可是我过去把它理解为吃避孕药(没有文化真可怕),今天才知道叫多生多养无限畅通。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这段宁德路像根扁担,一头挑着青大路,一头挑着青大一路,扁担不长也不宽,在青岛这个貌若天仙的小城,实在貌不惊人,技不压众,躺在浮山南脚下,灰灰的,毫无光彩。我压低黑色太阳帽往东走,余光中瞥见路北山崖开了扇铁门,铁门前树荫下一溜蜂箱,并未在意,继续前行,待走至青大一路路口时,忽然意识到那铁门不该错过,便折到路北,往回走去,穿过蜂箱和一群忙碌的蜜蜂,至铁门前才知,此处原来是康有为墓。


康墓入口为黑色对开铁珊门,只开了右边一扇,门后一间小屋,屋内除一张陈旧办公桌、一把椅子,别无他物。当日报纸摊开在办公桌上,看守人已不知去向,猛看上去怪怪的。我怯怯地探进身去,向上望一层层台阶,了无尽头的感觉。当我认定此处不需购票后,一边窃喜,一边长了胆气,清清嗓子,拾阶而上。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石阶为青白山石,铺上山去,设为至墓前的甬道。到达第一个平台的甬道陡峭,分为三层,每层近三十级台阶,台阶上稀稀拉拉落有刺槐树叶,树叶枯黄,疑似秋天来临,实为今夏干旱所致。


凡墓地,尤其名人墓,往往多植松柏,以彰显氛围之肃穆,浩气之长存,生命之可追。康墓也是如此。甬道两旁,平台之上,松柏密布,高低错落,风吹松香,咫尺可闻,有无以言表的沧桑感。


松柏长青而人迹杳然,时值青岛旅游旺旺旺季,处处人满为患,康墓却清淡的很,站在第一个平台之上,我确认,此时只有我一人,且误打误撞至此,不免心生落寞。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若非遭遇康墓,康有为之名很难在脑海中浮现,而今可清晰记忆起来的,无非“公车上书”与“戊戍变法”,年少读书时,曾一度因康有为未与六君子一同慷慨赴死而耿耿于怀,如今想来,求生其实未必比求死容易,或求生的结局未必比求死的结局光鲜。


事实也证明,流亡海外的康氏及后来归国的康氏因保皇复辟而为后人所不齿,张勋复辟失败,康氏晚年苟且偷生,偷生之余娶妾狎妓,反成历史笑柄。


康有为之为,或因壮举彪炳青史,或因猥亵沦为笑谈,皆为人之所为,透过漫长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少数人的伟大,也可以看到众多人的渺小,但很难看清一个人内心的痛苦,而这种痛苦往往背负一个民族的屈辱和苦难,它挣扎在丧失希望的旷野上,自古及今,绵延不绝。


这个民族,依然身穿高腰黑色粗布老棉裤,膝盖裸露灰白棉花,油脂麻花的老夹袄裹住上身,腰间系根麻绳,头戴黑色瓜皮帽,眼神黑暗龌龊,双手揣进袖口,倚在拐角的墙上,昏昏欲睡,偶尔醒来,咧嘴笑笑,露出醋黑色牙齿,掏出旱烟点燃,吐个烟圈,说,俺乃天朝大国,世界中央,即便坐上保时捷法拉利,开宝马奔驰兰博基尼,也脱不了解不开这身装束,因为它穿在我们的骨血里。


正如康氏口口声声主张一夫一妻制,自己却妻妾成群,言与行南辕北辙,即便在逃亡中,也不忘处处留情,时时娶妻,比如年逾花甲,亦死命迎娶18岁浣纱女为妾。康氏一生迎娶太太六房,其中一名日本人,一名美国华侨。比起康氏之明媒正娶,今天的腕们佬们款们大卡们又是如何做的呢?


1918年春,康有为挟妓游湖,乘兴赋诗一首,开头便是“南妆西子泛西湖,我亦飘然范大夫。”把妓女比作西施,自己比作范蠡,一时传为笑柄。此举在康氏,也是今人之小菜一碟。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由第一个平台向前,甬道平缓,缓步上去,逐渐可见墓碑,碑高222厘米,宽89厘米,厚30厘米,面镌“康有为先生之墓”,碑阴镌康有为生平,均为康氏弟子画家刘海粟撰并书。1985年10月27日立于此。


康墓为圆塚,盛夏之时,杂草繁盛,野长满冢。墓环砌高30厘米挡水墙。植龙柏6株,象征被杀害的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杨深秀、康广仁戊戍六君子,巍巍然立于坟墓后面。


康墓原不在此。1923年,康有为迁居青岛汇泉湾畔,置办房屋居住,并将其宅院题写为“天游园”。1924年春,康有为自勘墓地,相中李沧区李村南庄刘希秋山场2亩,以百元银洋买下,并建筑寿堂。1927年3月31日,康氏猝死于青岛福山支路5号寓所,三日后下葬李村。


自勘的墓地,不曾想风水转到文革,青岛五中的红卫兵们手举红旗、高喊“破四旧立四新”,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开挖康有为墓运动,一霎时尘土飞扬,坟破棺开,小将们取康氏头颅,捆绑木棍之上,游街示众,呼口号为“打倒中国保皇派的祖师”,忙乱中丢掉了康氏的下巴骨。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遇康有为墓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我们总是不乏掘墓者,同时也在自掘着坟墓。我们总是被不断挖出来,绑在木棍上,扔进手推车里,或悬挂在城楼上,展览,示众,挖我们出来的,有时候是历史,有时候是历史的剩余价值。我们习惯了鱼肉他人,也习惯了被人鱼肉。我们站在墙角旮旯里,像块鱼肉。


而康氏,幸而有王集钦这样的人,才得以保存住丢了下吧的头颅,我们才能看到一个真的康有为墓,而不是他的衣冠冢。


当历史需要照料时,总会有人在照料它。历史不是镜子,站在镜子面前的,也不是历史,只有我们和我们虚幻的想象,以及我们闭上的双眼。


是的,他带来了两个字:宪法。因此,我们应当尊称他为康先生。他有足够的理由站在浮山南麓让我们景仰。


走出康有为墓,经过202路公交车总站,右手边是青岛社会福利院,而往左去,爬过一个山坡,过“浮山胜境”牌坊,是浮山纪念堂,纪念堂大门两侧墙上,题写黑底金字“英名传世,流芳千古”。


已是下午四点,太阳依旧很大很湿。没有游客,没有香客。由“浮山胜境”向东眺望,崂山山峦埋在雾中,依稀可见。此时,路边一家农户的门开了,一个秃顶中年男人走在前面,自顾自地走,后面跟出来三条狗,一条在翘腿撒尿,另两条在路边草丛搜寻各自喜欢的味道。他们逶逶迤迤走上宁德路,又走去青大一路,我尾随其后,看看青大,再看看海大,便也进入了围绕青大东校区那个闭环。


2014.7.30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