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LO阿龙

微信:longhezhichun

 
 
 

日志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2014-07-27 01:45:2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伴你天涯海角,

只想与你在世界中央流浪。


垂手石老人浴场,屏息凝神,尽量踮高脚尖,眺望浓雾中近在眼前的天际,海浪拨开白雾,像个少年,欢快地降临世间,奔赴陌生的海岸,浪花举高自己,它面向世人的是张笑脸,我听到它在这样诉说。


听海浪的少年坐在黝黑的岩石上,因为深夜是黝黑的,大海裹紧黑色面纱,只有稀疏的星星挂在至高的穹顶,星光一会短,一会长,躲躲闪闪穿透时空,在海面投下亮斑,让黑的夜愈加阒寂。


岸上没有人,房屋隐身于街道另一边,被断断续续的黑松遮掩,所有的窗口都熄灯了,世界深陷睡梦。一条窄小崎岖之路,一头通往市区万户人家,一头消失在海边砂砾深处,如一道闪电,将浓浓夜色切割为无限延伸的两片,最终交汇于大海腹地。如果此时还有声音,那是少年越来越平静的心跳。


还有浪花,从四面扑向礁石,它们用持之以恒的节奏,不厌其烦地将自己摔得粉碎,再退回深海,重新聚集,在少年脚下,海水与岩石之间,形成一圈沟壑,巨大岩石瞬间的孤独,深深刻印进少年的灵魂,在那一个个瞬间组成的长夜,少年感受了持续的恐惧。


海潮无边无际,像个巨人举着刷子,肆意地在四周挥洒。黑色潮涌,压迫少年的心脏,在黎明前几小时,他感觉要窒息了。海风吹送整个海洋的气味,从任意角度灌满少年全身,打湿每一个毛孔……至今,少年的血液里依然流淌着大海的咸与甜。


晨曦绕过崂山丛莽,匍匐进海面,洒在少年身上。他站起来,抹去脸上、发梢间的海水,转身,背向大海,跳过一块又一块岩石,回到海滩,走去那条闪电般的小路。他把爱交给大海,并让它去流浪。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如今,少年长成,已至中年。在石老人浴场,每向东一步,便靠近崂山一点,像一朵黑色的浪花,融入白花花的人群。山有根,河有源,湖有边,唯独海,没有始,没有终,找不到边际。设定站立的地方为大海的起点,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把它设定为终点呢?


我想,人们来到海边,与大海亲近,一定不是为体验大海无始无终的生存状态,也不是捕捉浪花流浪的归宿。这些形而上的体验既虚无缥缈,又像参悟人心善恶一样毫无意义。帮助生活获得快乐享受的,往往是那些朴素得难以描述的微小事物的本真。


反过来说,人之所以不能快乐,是因为矜持地把握着自己的参与度,卸不下看上去不是伪装却胜似伪装的骄矜。比如面朝大海,毫无遮拦,它早已与我们坦诚相见,而我们却在尝试,希望进一步更进一步靠近它,却始终不能融入其中。


这是一条狗在石老人浴场给予我的生活启示。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2009年端午,从上海返回故乡不久,我带着一岁多的袍袍(金毛寻回犬)来到石老人海滩看海,在上海出生并长大的金毛并未见过大海,因为上海无海无滨无滩。此时的青岛海风冷硬,海水冰凉,尚未进入泡海澡最佳时节。我站在海边吸一口冷气,感觉来的不是时候。转脸看一眼端坐在身边的袍袍,只见它的耳朵、鼻子正在抖动,它一定看到、听到、嗅到了什么,金毛耸立,原地起跑,箭一般冲向大海,但毕竟浪大势沉,不一会便被推送回沙滩。金毛兴起,反复冲击海浪,每次以失败而终。等到它确认无法战胜浪涛后,便贴近水边以50米的距离来回奔跑,并不时向大海咆哮,以宣示自己在沙滩上的胜利。


一条狗在海边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快乐,这份快乐甚至感染了我。而我虽然无数次亲近过大海,却从未得到过类似一条狗全心扑向海浪几欲疯狂的乐趣。现在想来,原因无非保持了那份矜持,它让我游离在欢快之外,只做了个围观快乐的人。


一条狗和一面海,因为共同的相似之处,不因陌生而相互试探,不因试探而丧失坦诚,不因坦诚而相互伤害,迅速建立了彼此给予快乐的关系,并能够尽情享受整个过程。也许正由于信任与坦诚,人与狗之间往往容易建立比人与人之间更深刻的友情,这友情的奉献者大多是因为狗而不是人,人只是被动地接受了这份友情。人与海的关系也同出一辙,人们天然地喜欢走近大海,并非因为海的广博,而是因为大海赤城奉献的胸怀,只要我们投身其中,便会获得快乐。


如此说来,信任与坦诚是不是穿透人心隔膜的一条路径呢?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偶然青岛:面朝大海(下)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少年走上闪电般的小路,晨曦中步入街市,他没有失去,也就勿需寻回。去天涯海角流浪的,不是柔弱心灵,而是朵朵浪花。金毛反复捕捉的,非为陌生的快乐,而是自由的释放。


既然如叔本华所言:“一切生命,在其本质皆为痛苦。”我们又何必纠结于痛苦本身。“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面朝大海,大海不语。大海既不说“如之何”,我们又何必探究“如之何”呢?


待我歪歪斜斜,去往崂山,挖个树洞,直到发白须白,得取大道,再观沧海,那沧海看我,亦应是鬓染霜天了吧。


2014.7.27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