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LO阿龙

微信:longhezhichun

 
 
 

日志

 
 

寻武夷茶园记  

2014-05-03 23:21:35|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幼至今喝的茶水,足够装满几个大斗,用拖拉机拉去浇灌几亩金银花了,可说成是对自然资源的侵吞和浪费。喝过的茶叶,有好有劣,品种能数出几十种,可就是达不到“人因茶开悟,茶因人升华”的境界。甚至喝得越多,离开悟越远,算得上愚钝至极了。所以我对于喝茶或品茶,几乎停滞在“喝”的状态。往往是端起杯,咕噜一口,嘴唇蠕动几下,吧唧出点声响,然后点点头,诚恳地说:好茶。

像我这般喝茶但不甚了了茶的人,应该不在少数。茶被奉为文化,从文化高度看一片树叶蕴涵的哲理或必须开悟的人生真谛确是难为了喝茶的人。不能否认,我喜欢茶,也喜欢喝茶,更希望啜茗出茶滋味茶文化,并坚持奉张源《茶录》“饮茶以客少为贵,众则喧,喧则雅趣乏矣。独啜曰幽,二客曰胜,三四曰趣,五六曰泛,七八曰施。酾不宜早,饮不宜迟。酾早则茶神未发,饮迟则妙馥先消”为圭臬,却总是抵达不了那块文化高地。

感谢主,4月23日游览武夷山天游峰后,雨势加大,不得不取消其它观览项目,在星村饭毕后走上返回建阳的路。细雨如注,密密麻麻洒落在车窗,望出去一团雾,一筛雨,云层低得缠住了山腰,整个世界蒙着脸向远处倾斜,仿佛要倒塌下来。也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看到山包上,大片大片碧绿的茶园,就如看到久违的文化高地一般,我冲出车子,冒着相机罢工的危险,匆匆忙忙拍下几张雨中茶园的图片,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

实话说,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如此壮观的茶园。说来惭愧,与茶亲近这么多年,居然没有想过要去南国茶园走走看看,所以说自己没文化一点都不虚。这大概在潜意识中受钱钟书老先生吃了一只好蛋难道就要见到下蛋的老母鸡的说法的影响,弄得连有想见这只鸡的念头也不敢了。

心里就这样惦记着茶园了,总想找个机会仔细来过。天公不作美,持续雨水涟涟,外出不得。至25日下午,天空总算透了气,现出一丝晴白,同行者倡议赶往麻沙镇,游览稀罕的古楠木林。如此甚好。同时想,武夷山脉多茶园,不经意便遇到了好茶园也未可知。非刻意的相遇相见或许更具有缘分上的意义呢!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一路翻山越岭,溪水潺潺,并无其它话说。约四十余分钟,至麻沙镇水南村,北宋年代保存至今的楠木林赫然出现,举目这百亩古木,用弹眼落睛形容已是再恰当不过。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楠木林常年堆积的落叶在地面铺了厚厚一层,踩上去松松软软,刚下过雨,落叶间积满雨水,踏步的沙沙声中渗透出雨水挤压的噗噗声响,为密林更添了寂静。只有我一人在其中穿行,仿佛真的走进了北宋,它寂寞的像一本无人翻阅的旧书。

这本没有文字的书,只有腐土、落叶、不知名的植被、粗大树干上的苔藓、云霄中摇晃的枝干和微弱的亮光,现在只有我在翻阅,虽然读不懂它的神秘,却也让我暂时遗忘了茶园。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据记载,这是一片神秘之林。外地的楠木树苗移栽在这百亩之地,不能活;此地衍生的年幼楠木移往外地栽植,也不能活。2008年春季,水南村引进100棵楠木树苗栽下后全部死亡。其实说怪不怪,古楠木再老,也是有脾气的,脾气上来了,不会任人摆布,或许在它们的记忆链里,依然分辨得出善与恶。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可能它们认为我还算善良,因此并没有对我的冒然闯入提出异议,并且个个整肃了容颜,抖擞了精神,把远处的亮光扯进来,让我一张一张拍照,我便也顺杆爬地忽左忽右,四处走动,忽略了逗留的时间。

当我忽然意识到这北宋的天地并不属于我时,寻找茶园的意念又上心头,我挥挥手,告别了所有楠木,并且带走了全部云彩,还有又飘落的零星小雨。

穿过竹林,不,是竹海,山路随麻阳溪盘旋。穿过浓重的绿和遮住天日的水杉行道树,穿过紫丁香花香,遥望间,我看到了心仪的茶园,在山水环抱中,静卧在它将与我不期而遇之地。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这世间有一种缘分叫避无可避。比如在某个年代将遇到某个人,在某个年纪做某件事,在某个时刻说某句话。这个缘分叫聚也叫合。

于是,我唯心地认为,这忽然跳入眼帘的茶园是那样熟悉,就像某个年代我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几间小屋,落座在茶山向阳一面,通往山顶的山道由一层层石阶筑成,山顶建四面亭,可遥望山色,可围炉茗茶。茶树一垄一垄,整齐划一,一圈一圈,围向高处。茶园种植樟树、枇杷和桂花树,高大挺拔的马尾松聚集在茶园顶部,像一排号令。

我看见的茶园如我设想的一样。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这个缘,是不是在宋时,范仲淹早就有了预料?或者,是他把这缘分刻在了我的骨子里,让我在今天才清晰地看到?如果不是,我只能面对几日不见的夕阳发声叹息了。

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小雨来得正是时候。小雨从山的那边下到我站立的这边。小雨在这边淋湿了古人的梦幻,也打湿了我的衣裳。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似乎明白了,那茶的文化,不在一杯水中,而在一片风景里。不在三朋五友,围坐品评里,而在一个人,站在风景的边缘或里面,寂静的观望里。不在坐下来,端起杯,让生活慢下来,而在行走中,心随景移,让心灵静下来。

于是乎,庄子道:“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寻武夷茶园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雨落的黄昏,我离开茶园,而阒寂的深夜,它回到我心里。我敲下文字,变成语言,是记录,也是惦念。

再来时,我将为你奉上一杯茶,它途经茶的一生,聚合某种缘分。你将避无可避地端起来,面对高山流水,饮下它,并讲述你的也是茶的前世来生。

 

2014.4.25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