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LO阿龙

微信:longhezhichun

 
 
 

日志

 
 

九曲溪漂流记  

2014-04-30 21:26:21|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夷山有个出了名的游览项目,叫九曲溪漂流。两条竹筏捆绑在一起,成为船,由艄公撑着,行于水上,顺水流方向从第九曲漂向第一曲,历时两个多小时,行走十八道弯,一路下来,看的多还是看的少,在于自己,都算阅尽了武夷山水。竹筏放两排竹椅,椅子不固定,人坐竹椅上,靠自身稳定平衡,可目视前方,可左顾右盼,往后看困难一些,自由走动难度较大,因为站立不稳。筏上竹椅六把,一般六人同行,如果胖子多,只能五人同船。漂流者穿上鲜艳的救生衣,预防落水,艄公会提醒大家不要失身。凡在武夷山旅游的,无论逗留时间长短,大都选择这个项目,在水上看山水,只动用双眼,省力又有趣。

        漂流码头设在九曲溪上游星村镇,有三个,相距不远,可任意选择,凑够六人,即可登筏。与我们同行的,一对来自蒙古西旗,年轻人。另一对来自河南,已经退休,女士的腿有点跛,拄着拐杖。千年修得同船渡,我们六人搭配成老中青三代,有缘同筏漂流武夷山水之间,至少应该算千年老妖了。

        看山水,古人说了三种境界,都在我们筏上。年轻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中年人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老年人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是不是这样,我没有询问那对年轻人和那对老年人。至于自己,我觉得我既看到了山,也看到了水,它们真实地存在在自然中,我也真实地在它们里面。无非是人在山水之间,或快或慢,起起伏伏,只可顺流而下,不可逆流而上,满眼风景,还没来得及细想,一路风光就尽过了,有点像浓缩的一生。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好吧,年轻的艄公举起他们熟悉的撑杆,竹筏之舟轻松漂进九曲溪,我们便像收拢了翅膀的蝴蝶,浮在碧水之上,不用飞翔胜似飞翔地飘去远一点再远一点的地方。

这湾水大概可以称为碧波荡漾了吧,雨后青山可以称为新娘出浴了吧——先不要忙于去看去想这些,此时,闭上眼睛,我仰躺在竹椅上,深深呼吸几口空气,便认为,应该再掏130块钱给武夷山旅游公司,我相信今后好的空气也可以卖张附属门票,注明允许呼吸几次,一次几口,不能超过多少次多少口,但可以花钱像买纪念品奢饰品一样买一些装进口袋带走,赠送亲朋好友。忽然似乎明白了我们全民制造大气污染的过程其实是个很大的经济战略,这样才能把空气变为继续敛财的新资源,早晚制定出个清新空气买卖法律,否则自由呼吸需交纳罚款——这免不了还是个全民制造,少部分人受益的过程——不妨从武夷山风景区开始试点。

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往往不是属于每个人,而是属于将它圈起来的部分人,属于利益链,可惜空气暂时还不能完全禁锢起来——所以我使劲又呼吸了几口,毕竟是免费的,真甜,还有香味,这才睁开眼睛,去看花钱买来的自然山水天赐景色。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艄公们卖力撑竹筏,保持平稳,给观光者好的感受。他们每个人练就了一副好口才,除了景点传说介绍,还加入不少黄段子,让观光客们笑声不断。比如把双乳峰说成“女人的骄傲,男人的嗜好,小孩的饮料,当官的圈套。”把笔架峰形容成三个代表:电表、水表、煤气表。把岩石下小小的土地庙叫做土地局,武夷山三十六峰、七十二洞、一百零八庙,在这些“骚公”嘴里成为讽世态、贬艳俗的对象,诙谐幽默中,又总有那么一点欲言又止的沧桑劲、辛酸味。

据说,一船780元收入中,一个艄公最多可得30元,一天下来,撑4趟6-8个小时,累个半死,也不过100多元收入,因此他们把自己说成起得比鸡早,叫得比狗响,吃得比猪差,睡得像个小领导。发发牢骚自是可以理解,同时,那些不带脏字却入骨三分的讽刺让同船渡的人们获得快乐的同时,也共鸣、感概,旅途自然变得融洽,成为和谐的小社会了。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如果您认为阿龙要向您详细介绍武夷山九曲溪漂流攻略,可就错了,别忘了阿龙是吃高密炉包长大的,所以看山水免不了也像吃一只刚出炉热得烫嘴的炉包,先啃几口把厚厚一圈皮吃掉,再慢慢舔食肉馅,吃肉馅时间比较长,虽然肉馅是整个炉包最难吃的一部分,也需要仔细吃,否则对不起高密人塞满肥肉、猪脖子肉的实在。最后要吃的自然是贴近锅底、煎成焦黄、浸满油渍的面疙瘩,没经过牙齿咬劲训练的,很难体会其中的乐趣。

坐在几根竹竿上漂流,屁股需要专注,认准了坐下,不能乱换座次,否则容易落水失身。脑袋则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动,只要你能做到。脑袋里想的不能光是炉包,最好也有点别的,比如美景、美女、美事,比如华兹华斯之类的诗人等等。但要坐稳了再去想,坐不稳掉进水里真成了水里漂就是空想、白想。

华兹华斯的诗歌不是我喜欢的类,因为不喜欢白开水里加白糖。我喜欢空手举过头顶,不喜欢再握根旗子,旗子画上奇怪的符号写上奇怪的字,面对黑魆魆的岩石高喊我爱你。但我向往华兹华斯热爱山水、钟爱自然的执着和勇气,虽然没有能力效仿。

据统计,华兹华斯一生走了175000至180000英里路程,几乎每天在乡间和湖区行走,很多乡下人说他走起路来十足像一只大谷盗虫,那是一种斜着行走的昆虫,也许类似螃蟹,或者类似我现在坐的竹筏,斜行在九曲溪之中。别扭的行走却给诗人带来了灵感,成就了他关于大自然的诗作,如《致蝴蝶》、《致布谷鸟》、《致云雀》、《致雏菊》、《致小小的白屈菜》等等。

城市的乌烟瘴气、拥挤、贫穷和丑陋,让华兹华斯抱怨,1789年夏天,诗人和他的妹妹再次来到威尔士的瓦伊河谷,亲身体验到了自然的力量,并在随后的诗作中流露出来,伴随了诗人的一生。今天,在武夷山九曲溪漂流,我会不会体验到神奇的自然之力呢?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行于溪上,坐看武夷山峦,大大小小,从眼前飘过,饱览美景之余,免不了生出恍惚感。这感觉来自周围的巨大空间和一个人蜷缩在竹椅中的反差,有帕斯卡尔《沉思录》所说的“被无垠的空间吞噬”的惊恐。我在其中吗?这问题有点蠢。可是,武夷山水如何知道我在其中呢?我来过,我们来过,但这些山山水水不曾记得,最终,我们自己也会遗忘——不得不遗忘。

古人们把他们来过的字刻在石头上,刻得很深,躲开了岁月的摩擦,留存至今,我们看到了他们,但他们看不见自己。

忽然明白华兹华斯鼓励我们走进大自然,体验真情,滋润魂灵,其实也让我们从中体验了自我的渺小、价值的可悲。大自然面前,人类脆弱不堪。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一批批竹筏载满一批批旅人前来又远去,玉女峰站在九曲溪某个弯道上,沉默着目视他们靠近又目送他们远离。或者,她什么都看见了,或者,她什么也没看见。那个加在她身上的传说,是个美丽动人的故事,随风飘散,流落民间,广为传播,只有她自己只字未提。沉默是自然界一致的声音。

是谁创造了这个世界又遗忘了这个世界呢?

1712年,艾迪生《论想象的乐趣》说道:“广阔的空间让我思考到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神。”1835年,美国浪漫主义风景画家柯尔《论美国风光》写道:“这些孤绝之景不是出自自然之手,上帝才是它们真正的创造者,这是祂完美无瑕之作,让人思考永恒之物。”当玉女峰、大王峰逐渐消失在视野,我再一次肯定所经历的山水,绝非人的创造。人类只能将其想象附着在它们身上,而让自身演绎悲欢离合,可是它们,那些巨石,并不为之动容。最终,物质论者在无奈中,只能从自己编造的神话中进行持续的物质索取,而非精神奉献。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我们常说,人在画中游,因为我们看到了我们自身不具备的自然之美。是的,我们在九曲溪现实主义的画中游历,体验到不同程度的快乐,并且沉浸在自身的快乐中。

如果我们看到的是一幅现实主义画作,在它源远流长的写实画卷里,是不是表达了一个真实的世界?这真实的世界是永恒还是瞬间?或许永恒吞噬了瞬间?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九曲溪漂流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我们留下了永恒,带走了瞬间;或者,我们带走了永恒,留下了瞬间。

2014.4.30

 

如果喜欢,请关注阿龙的私人微信:longhezhichun (龙河之春全拼)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