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LO阿龙

微信:longhezhichun

 
 
 

日志

 
 

红高粱记  

2014-12-27 23:12:3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高粱记

我的家乡,帝国高密,盛产高粱,人们习惯称它红高粱。红高粱并非从小的时候就是红的。种子播到地里,发出芽,长到齐腰高,样子还有点像玉米,只是秸秆比玉米细,同样交错对生的叶子比玉米窄长,绿油油的,铺开一片,很是壮观。


长到一人高后,高粱逐渐有了自己的模样,看上去细作的腰板,坚硬如擀面杖,比玉米杆坚韧。生于九零后的,大都不认识它,有点年纪的,只要提起高粱,总会生出或多或少的亲切感。


抽穗时,高粱就真的高了,大都超过两米。高粱穗的雏形是淡绿色,总像挂着露珠,从秸秆顶部抽出,因为尚无颗粒,份量轻,所以头是昂着的,面向蓝天,风一吹,整齐地向一个方向摆动,从远处便可听到“唰唰”声,像有很多人从地里跑过,起伏有致,状如波浪。


夏天过去,秋天又来。高粱穗颗粒渐趋饱满,穗子展开,谦卑地垂下了头颅,脸也开始红了,成为名副其实的红高粱。晚秋时,乡亲们下到地里,收割已经熟透的高粱。红高粱一片一片倒下,因为高粱叶枯干变黄,地里面,黄红相间,密密地望不到边。那个时候,土地上欢声笑语不断,是收获的喜悦。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收谷穗是个有点技术的农活,一般由村里的男劳力完成。一人一把约十公分长的锋利刀片,刀背裹厚厚的布匹,手握住刀背,布匹产生阻力,可保护手掌,同时也方便手掌用力。刀锋磨得很薄,利比手术刀,对准高粱穗下部约五六公分处,不是垂直切下去,而是斜成四十度左右的角度,稍一用力,谷穗几乎没有声音地脱离了秸秆。


谷穗摊在地上,村里的妇女跟在男人后面,将谷穗捡成一堆,有的直接用高粱叶子,有的用草编的粗绳,将谷穗扎成捆,丢在一边,等牛车马车运走。遇到长长的高粱杆,也捆成捆,与谷穗一同运回村庄。


谷穗含有水分,需要晾晒。运回村的谷穗有的摊在场湾上,有的挂在屋檐下,有的披在树杈上,一直等到晾干再派用场。扎成捆的高粱秸则站立在路边、家家户户门口或村子空闲地方,它们相互依靠着,互为人字形,人字形挤靠着人字形,形成一个大大的圆锥体的高粱垛。玉米秸可以放倒晾晒,但高粱秸很少有放倒的。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我对高粱的记忆,是孩提时代的夏天。夏天燥热,晚饭后,到街上乘凉,说是乘凉,其实是和小伙伴们满街跑,跑累了,就商量着去高粱地。于是约好在村口集合,先各自回家取一个塑料瓶或玻璃瓶,装半瓶水,拿在手里跑去村口,小伙伴们凑齐了,跑去高粱地。


我们是去摸瞎闯子,一种近乎是瞎子的甲壳虫。我至今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喜欢吃高粱叶。所谓摸,是指即使没有月光,漆黑不见人,我们也能逮到它们。


进入高粱地,将瓶子放在脚下,左手抓住一根高粱杆,右手摸到一片高粱叶,沿着靠近秸秆的叶子的根部,速度不快不慢的往前摸索,碰到瞎闯子自然就握在了手里,运气好的话,一片高粱叶就可以摸到六七只。一棵高粱,总不会让你空手。


用不了多久,大家的瓶子便装满了依然活蹦乱跳的瞎闯子,高高兴兴回家,倒进盆里,如果时间早,还可以再去一次。第二天,被大人们夸奖一番之后,瞎闯子就成了他们的下酒菜。在高密某些饭店,至今仍有油炸瞎闯子这个菜,喜欢吃的大有人在。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六七十年代的高密农村喜欢种植红高粱,是因为它有不少使用价值。靠近高粱穗的第一节秸秆,我们叫它高粱梃子。用截取高粱穗的方法将之取下,用同样的刀具旋掉外皮,剩下一截光滑的秸秆,长约四五十公分,长的有六七十公分,将它们用线绳串在一起,上下两层,固定牢固,高密本地叫做盖垫。


每个家庭都会有很多这样的盖垫,沿用至今。饺子包好了,在盖垫上撒点面粉,把饺子一圈一圈地排列在盖垫上,饺子皮不会粘连。手擀面条也是如此,擀好的面条码在上面,清清爽爽,绝不会粘糊在一起。至今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它。


谷穗的果实脱粒后,剩下的,用来做笤帚。笤帚的把手直径约五六公分,一只手可以握住,保留谷穗前面的谷壳,很蓬松,依然是红的颜色,主要用于刷锅。再油腻的铁锅,经高粱穗笤帚一旋一转,也就干净了,用起来非常方便。所谓原生态器具,也无非如此了吧。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过去的农村,众多家庭,甚至整个村子,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利用冬天的时间编席。编席的主要材料就是高粱的秸秆。高粱杆晒干后,善于编席的人们利用天气尚未寒冷的时间开始加工编席用的高粱杆皮子。手中一把镰刀状的快刀,将一根高粱杆劈成四片,用力刮掉内瓤,将皮子刮到尽量薄,成为拿住一头一甩“嗖嗖”作响的成品皮子。最后将皮子扎成捆,大小不一,置入水中浸泡。


眼看天气凉了,冬天即将来临。编席的人们为了躲避风寒,抓紧时间在距离村子不远的空闲地上挖窨子,也就是通常说的地窖。这个大活一般是几户人家合力完成,做好的窨子共同使用。窨子需要深挖两米半左右,用木材做好顶棚,顶上埋土,很厚重的一层,以抗拒风雪。看上去好像地面忽然高出了半米的样子。朝南的向阳处开有小窗口,窗口封薄膜,可透光,可挡风。编席的人们下到窨子,一呆就是一天或几天,女人们为他们送饭送水。一个冬天下来,他们的指甲盖大都要少掉一截,变为黑色,是用力扣紧席皮子的缘故。


编好的席拿到集上卖掉,随行就市,绝不挤压,换来过年用的钱。欢欢喜喜的年一过,钱用完了,编席的事也完成了,拆掉窨子,平整土地,种菜种粮,如此周而复始。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红高粱记 - 千里万里 - ALO阿龙


高粱米除了作为口粮,主要用于酿酒。莫言在他《红高粱》描述的单家善于酿酒,酿造的三十里红主要的原料就是高粱米。再贫困的人家,逢年过节,也总要打点来喝。红红的红高粱成为帝国高密生生不息的见证之一。


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的农村很少再种红高粱。它的使用价值已经衰退甚至不复存在。比如席,几乎没有人再去编了,也很少有人再去使用它。而在不远的过去,席有广泛的用途。睡觉的炕上要铺它,家里办喜事,必须换上一次没用的新席,陪伴新娘新郎的新婚之夜。晾晒东西,比如地瓜干、小米、玉米等粮食要用它,铺在阳光底下,晒收都非常方便……


想起小时候,炎热的夏天的晚上,深夜无眠,总是抱着一张席到村口场湾上,铺开,坐在上面乘凉。坐着累了,便躺下,听到远处蛙鸣,看见满天繁星,世界摇晃着向我走来,逐渐进入梦乡……仿佛真的是个梦呢……


阿龙草稿于

2014.11.22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