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LO阿龙

微信:longhezhichun

 
 
 

日志

 
 

2013年6月26日,看望一位同学……  

2013-06-30 22:54:03|  分类: 亲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站在你墓前,我想我不会这样伤感。墓碑上应该雕刻着你的名字和生卒年月,未满四十岁的生命,让人窒息。我会手捧一束鲜花,由白色的康乃馨和百合组成,满天星点缀,一点点绿叶。我不知道如何穿戴,也许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衣,不打领带——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穿戴。我将满怀敬意,将鲜花分散开,摆在你墓前,我想你会喜欢那些色彩,像你活着时一样。当我向你鞠躬时,在心里,我会说:再见,蒋虹。

     但是今天,我站在了你面前。你用呼吸,忘掉这个世界,却与众多尘缘相连。我绕过重叠的楼宇和人群,来到你的病床前。我是怎样走到你面前的,现在需要仔细回忆,踌躇在门外,不是怕见到你,而是怕想起从前,怕在脑海里浮现你学生时代的身影——那时,我们都很年轻。

     我看到你手臂和双腿明显佝偻,斜卧在病床上,肩膀裸露在被褥之外,皮肤没有明显退化,只是不再雪白,泛出蜡黄。你本来娇小,如今更显羸弱,一张小床,你只占据了三分之一。你的脸,明显苍老了——我们都苍老了,无论容颜还是心灵。你脸上的黑斑告诉我,你有多久没见到阳光,没施以粉黛,你曾经光洁如南国的茭白,可是现在,你被剃光了头发,手术的刀痕明显,它深刻地烙印在时光里。你的眼睛还像过去一样明亮,杏仁圆,四处搜寻,却什么也看不见。

     有一些我不忍看见的还是看见了。比如从你鼻中伸出的软管,长长地垂到床边,向里,延伸到你的胃部,你靠这根软管活着,流质食物由针管推送到软管,再推送到你胃部,你失去了对任何食物的感觉,不再咀嚼,不再回味,你就这样没有滋味地活着。你的呼吸,不用通过嘴巴和鼻腔,而是在颈项上打开的洞,所以,你呼吸的声音异样地不忍倾听。护工不断用吸痰器从你喉管的开口处为你吸出痰液,每一次呼吸,对你都是灾难,而你在这样的灾难中,顽强地生存了十三年,只是你自己并不知道。

     同学们称呼你为植物人,已经十三年了。而我是第一次来看你。我觉得来得晚了。我抚摸你的脸——上学时没敢这样做过,如今你不会抗拒——抚摸你的下巴,为你擦去粘在嘴边的粘液,你不再觉得羞涩。我把手放在你额头,抚摸你不能再短的短发,曾经的秀发不会回来了。我迟疑地遮住你的眼睛,你依然睁大着搜寻着什么,没有闭上的意思。这时候我感到了悲伤。

     你活在生与死之间,我不能想象你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对于你,我们都已不存在,而对于我们,你还活着。面对生,你是死者;面对死者,你却活着。你用一缕游丝,保存了对尘世的渴望。你渴望的,我们不知道,也无法给你。窗外那些破碎的绚丽的阳光,或者洒满窗台的星语,早已与你无关。

     我再一次把手放在你额头,感受你的温度,你的呼吸,你的世界。我闭上眼,为你念阿弥陀,我不再祝福你健康长寿,快乐幸福。我祈求神,让你解脱,让你永逝,归于泥土,归于静谧。而当我离开你,走出房间,走下楼梯,走到巷口,我感到天地摇晃,万物悲戚,一串泪水,喧嚣着,无法止息……


2013年6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